广告合作邮箱:fullgray@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杨门女将之谢金吾传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9 14:01:11

第一章 挨打

 话说宋朝成都汴梁,有一大户人家谢氏,生有一子,取名谢金吾。 这谢金吾眼看年满二十,长的孔武有力,却又容颜俊秀,此子天赋不错,却 吃不得苦,书读到一半,便丢下一边玩乐,只有得些小聪明,家里花了许多钱, 可是几次科举都没有及第。家里看他身材壮硕,寻思让他习武,将来从军也能混一碗饭吃,一年半载过去了,谢金吾不肯花半点功夫,只学得一些花拳绣腿,真 正重用的功夫是半点都没有学到。 家里有钱,谢金吾确实不愁吃穿,每天风流纨绔,玩鸡斗狗的,无所事事。 这一日,谢金吾闲坐家中,左思右想,自己年龄渐渐大了,也该寻思个合适 的女孩娶回家做老婆,自己这日日在外眠花宿柳,并不是长久之计。   谢金吾有野心,但是没能力,所以他把目标放在了联姻上,只有娶个大富大 贵人家的女儿,才是自己走向人生巅峰的道路,说白了,谢金吾就是想吃软饭, 找一个靠谱的老丈人。 谢金吾掰着指头精打细算,目标渐渐就浮现出来了,京城就有这幺一位正主, 当朝的宰相王钦,现在的权势可是如日中天,正是当朝皇帝真宗眼前的红人,他 的大女儿王霞嫁给了真宗,封号王贵妃,正在得宠,王钦皇亲国戚的身份,益发 尊贵起来。 王钦是位居宰相之职,再加上朝里有人,而且是皇帝跟前的红人,自然是权 倾一时,无人敢出其右,朝里略懂形式的人自然都是站队到了王钦的麾下。 再说这谢金吾游手好闲,可是交游的也都是纨绔子弟的圈子,朝里的新闻自 然也是掌握的八九不离十,他自然把目光瞄向了当朝的太师王钦。这王钦膝下无 子,只有两个女儿,王霞和王秀,大女儿王霞嫁给了当今天子成了王贵妃,小女 儿王秀还待字闺中,这样的老丈人自然是最最理想的人选啦。 谢金吾狐朋狗友还是有几个的,稍微一谋划,便想出了一出英雄救美的老套 把戏。其他人可能就算了,可是这谢金吾要是用起来,估计成功率就高太多了, 主要还是看相貌,谢金吾生的一副好皮囊,相貌英俊,体格健壮,任哪个怀春少 女见了会不动情呢? 谢金吾从狐朋狗友那里打探出太师府的小女儿出行路线,盯梢多日,终于摸 的清清楚楚,还有缘见得几面,倒是也生的标致,袅袅娜娜的,还有些狐媚的面 相。这一日,正逢太师小女儿王秀外出购买胭脂水粉,谢金吾早早地买通了几个 狐朋狗友的小喽啰,假扮强盗,于王秀回归途中,实施抢劫计划。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王秀正在轿子里美滋滋地看着今天採购回来的宝贝,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丫鬟陪在一旁,也帮忙指指点点,冷不防听得轿外一声大喝,有人高喊“此路是 我开,此数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这王秀是大家闺秀,从小只听 说书人说,那里真正见过强盗,立时吓得瑟瑟发抖,轿子也突然被轿夫扔下,急 速落到了地上,两个娇贵的女儿家也被摔得哭爹喊娘的。 只有外面乒乒乓乓一阵乱响,这时,轿帘被掀开一角,谢金吾英俊的面孔露 了出来,故作温和地跟两女说,“小姐别怕,这天子脚下,还轮不到这几个小毛 贼作乱,待小生前去收拾了他们!“说罢,摆着各种花把式,潇洒飘逸地把几个 小毛贼打得东倒西歪,落荒而逃。 王秀掀开帘子,看着谢金吾高大威武的身影,再加上他英俊相貌,这一出英 雄救美的戏就这幺成功地上演了。 当王秀娇羞地问谢金吾需要什幺回报的时候,谢金吾忸怩做戏一番,说是对 小姐一见锺情,如果能得小姐一件贴身物品相赠,则此生心愿已了,此后便能睹 物思人,不胜感激。   王秀春心萌动,自然是看不出刚才的抢劫完全是一场戏,谢金吾高大威武的 形象已经深入她的芳心,这样的男人正是他在说书人那里听得的,自己心里美化 出来的形象,正好就跟谢金吾重合了。 王秀娇羞地取出自己的手帕,交由丫鬟递过去,并让丫鬟打探出了谢金吾的 姓名和住址等消息。 此后,王小姐的每次外出,都是藉着买胭脂水粉的藉口,去和情郎私会了。 男人英俊,且熟悉男女之事,女人柔媚,春心初动,那点事自然是把持不住的, 谢金吾熟门熟路,给了王小姐一个美妙的人生初夜,自此,王小姐和谢金吾两人 便深陷于此,王小姐外出购物的次数越来越多。 王太师自然发现了问题,把丫鬟招来,一通拷问后,得知了真情,怒火中烧 偏偏又发作不得,王秀是他最宠爱的小女儿,他也无可奈何,看在谢金吾还有些 人模人样的份上,勉强接受了这个女婿,谢金吾虽是个无名小子,可是他王太师 有能力,他可以把谢金吾迅速地推上官场,谢金吾写文章不怎幺样,却喜欢画画, 尤其是画人像惟妙惟肖,另外学了一些花拳绣腿,倒是可以派上用场。 谢金吾家也是大户人家,可是在王太师眼里,这点家当远远不算什幺,他令 家丁暗地里把一部分聘礼先悄悄运到谢家,然后谢家再另行置办一些,这才风风 光光地到太师家里下了聘礼,婚礼也很快就举行了。小夫妻两人倒是恩爱无比, 如胶似漆,多少给了王太师一些安慰。 接下来,王太师就开始了他的运作计划,显示提前举行了比武考试,谢金吾 自然是一路绿灯,只凭一手花拳绣腿的功夫,打败了一个个强敌,顺利拿到了这 一届的武举状元。 真宗亲自接见了武举状元谢金吾,这一见不得了,真宗没想到本届的武举状 元竟是一个容颜俊秀,风流倜傥之人,想想以前接见的武状元,都是粗鄙之人, 相貌粗犷,说话粗俗的糙汉子,这些人跟谢金吾一比,那反差效果可就太大了。 真宗大为高兴,立时封谢金吾为御前侍卫统领,掌管禁宫秩序,并批他张灯 结彩游街三日。 王太师心下得意,暗自得意自己没有看错人,误打误撞,竟然让真宗给看上 了眼,自然是大大的意外之喜,对谢金吾的称呼也开始变成了贤婿谢金吾。算盘 打的劈啪乱响,自己的计划竟然这幺快就取得了成效,并且入了皇帝老儿的发言, 嘿嘿,那飞黄腾达之日马上就来啦,说不定跟老丈人平起平坐的机会也不远呢。 谢金吾高兴之余,还是有点担心当初参与自己谋划的那几个狐朋狗友,自然 是有点骨鲠在喉的感觉,于是左思右想,还是随便找了个藉口,把几个人发配边 疆充军,还是不放心,亲自安排人在半路把几个人结果了性命,谢金吾这才觉得 舒了一口气,以他现在的运势,只要不是自己作死,那还真就没几个人能耐他何。 皇帝御批的游街活动很隆重,谢金吾骑着高头大马,穿着簇新的银光铠甲, 腰里别着皇帝御赐的青钢宝剑,脸上满是春风得意,逢人就摆手打招呼,这可是 他人生的第一次感觉到了高高在上的感觉,四周的群众也都折服于他的威势和风 采,更有不少思春少女,更是指指点点地窃窃私语,谢金吾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把派头又摆的更足了一些。   游行的队伍突然停住了,周围的看客也在窃窃私语,谢金吾不明白发生了什 幺事,抬头看看了前面的一所大门楼,书写着天波府三个字。谢金吾策马向前, 看到队伍的前头,站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满脸怒容,叉腰而立,阻隔了队伍 的前进,地上还有两个小兵在哎哟哎哟地嚎叫,显然是发生了一些冲突。 “发生了什幺事?”谢金吾问下属。 “回大人,此女子自称天波府杨八妹,不让我们从大门前经过!”一个小校 尉回道。 谢金吾策马来到最前面,居高临下地看着杨八妹道:“姑娘原来是天波府杨 家的八妹,真是久仰久仰,一向无缘的会,今日竟然在此相遇,真是我谢某人荣 幸之至,不过,在下今日事奉皇帝御赐游街,不知姑娘何故阻拦,莫非是对在下 有些意思?哈哈哈!“ “哦,原来是新出来的武状元啊,不过,小女子可是听说了,今年的武状元 邪门歪道可是大过真材实料啊,好几个对手不是拉稀就是抽筋,你怕是一场都没 打,就中了状元吧?这且不说,难道你天天习武,一个大字都不识吗?看不到文 官下轿武官下马幺?“杨八妹一点面子都不给,她本来对比武选举很感兴趣,特 意去看了几场,没想到,最后中了状元的反而是这个在她眼里只会些花架子的小 白脸。杨家的人可都是武艺不凡,特别是她杨八妹,从小就喜欢武术,刀枪剑戟, 样样精通,自然看得出来谢金吾没什幺真本事。 “好一个牙尖口利的小姑娘,本状元乃是过了千军万马,太师大人亲自钦点 的,谅你一个小姑娘有何德何能在此点评。在下今日可是奉了当今天子的旨意游 行,你敢阻拦?“谢金吾虽然惊艳于杨八妹的美貌,可是这个小娘皮直接揭了他 的老底,当下有些恼羞成怒。 “哟,搬出皇帝来吓唬人啊,告诉你,我们杨府这八个字也是先皇御赐,今 天你不下马,就别想过!”杨八妹是大小就被宠出来的,无法无天惯了,且受杨 家忠义的影响,最见不得为非作恶的事情。 “哟嗬,小娘皮,你这是无法无天了吧,你杨府不是一向吹嘘武艺高强吗, 今天本状元就会一会你,陪你玩玩,如果你赢得了我,那我们就绕道而行,如果 你赢不了我,就给我闪一边去,乖乖放我们过去!“谢金吾本想让人上去把杨八 妹轰开,可是左看右看,这个娇滴滴的小女人,还真捨不得下手,不如自己上去 和她玩玩,说不定还能玩出点姻缘来呢,哈哈! “好啊,就这幺说不定了,待会挨打了,可不準哭哟!”杨八妹等的就是这 句话,本来她还想先说这个条件的,没想到谢金吾反而自己跳进来,她有把握可 以把谢金吾揍得满地找牙。   “是嘛,哈哈,哥哥倒是怕下手重了,你会哭哩。”谢金吾说着,就随随便 便伸出手,想捏一捏杨八妹娇嫩的脸蛋。 只听吧唧一声,谢金吾已经被杨八妹一个快速的背摔,给扔到了三米远的地 上,盔甲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谢金吾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杨家的 人果然小瞧不得,照目前这个程度,怕是从杨府飞出来的一只苍蝇都要会一点功 夫了。 

 杨八妹可是得理不饶人的性格,拳打脚踢,可怜堂堂一个武状元,竟然没有 半点招架的能力,围观的百姓都傻眼了,这个大汉是武状元吗,这个小女子才是 吧? 杨八妹打够了,站在一边拍了拍手,看看几乎被打成猪头的谢金吾,脸上笑 开了花,“今天本姑娘打累了,滚吧,下次可别再让我碰见,哼!“ 谢金吾载了跟头,可是也信守承诺,整理了下淩乱的盔甲,带着游行队伍绕 道回去了,被打成这个样子,那可是没脸面继续游街了,赶紧回家治伤要紧。 不过,谢金吾也不是这幺善罢甘休的人,今次栽了这幺大的跟头,他可是一 定要讨回来,很快一个阴谋就在他的心里形成了,谢金吾掉转头露出了一个阴森 森的笑容,一闪而逝。 谢府,太师的小女儿王秀正心疼地给谢金吾擦药膏,一边擦一边道:“相公, 是谁敢把当今的武状元打成这个样子的,我这就去告诉爹爹,让他给你做主!“ 谢金吾忍着痛,故作大方道:“算了,算了,一点小伤,这次是我大意了, 想不到他杨家还真是高手云集啊,我倒是要找个时间,再跟他们好好会会!“ “啊,是天波府的杨家呀,他们好端端地干嘛打你呀,虽说他们家很受皇帝 器重,可是他们敢仗势欺人,我一定让爹给你讨个公道!”王秀大家闺秀,自然 也是熟悉这些大的家族格局,杨家一门忠良,是大宋的功臣,颇受皇家优待,她 自然知道的,先帝更是御赐龙头拐杖一枚,上可打昏君,下可打佞臣,可以说是 非常尊贵了,况且,朝里的八贤王一向跟杨家交厚,以王太师的势力,其实也要 避一避锋芒的。 “行了,行了,这事我自有主张,你就别掺和了。哎哟,这个小娘皮下手还 真重啊!”谢金吾摸着伤口,疼的龇牙咧嘴,伤口都是小事,面子才是大事,估 计这会新科武状元被杨家小女子当街痛打的新闻已经传遍了汴梁城的大街小巷吧, 想到杨八妹的玉手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谢金吾的下体竟然不由自主地硬了! “娘子,帮为夫看看,我这宝贝有没有问题!嘿嘿!”谢金吾把王秀的小手 牵引着来到自己的下体。 “你呀!死相,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都伤成这样子了,还有心思想这个事情!” 王秀白了谢金吾一眼,伸出兰花指点了一下谢金吾的额头。   “大胆娘子,竟敢骂为夫是狗,那我今天还就非要干翻你这条母狗!”谢金 吾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体内的慾望汹涌而来,竟然被杨八妹的一顿打, 把心底的邪火给打了出来。 谢金吾不容分说,一把将王秀按倒,从后面撩起了她的裙子,就準备开干。 王秀吓得花容失色,怎幺自己的相公突然就变得这幺急色粗鲁了,平时两人的做 爱算是挺频繁了,王秀觉得自己的小体格都快吃不消了。 “啊,相公,等等,人家还没湿嘛。”王秀连忙扭动屁股,躲闪谢金吾的铁 棒。 “嘿嘿,下面不行,那就先用上面,老子是真等不及啦!”谢金吾只觉得自 己的铁棒涨的厉害,迫不及待想找个地方发洩发洩,于是又把王秀反过来,面对 自己,王秀的头部正好就在他的胯部,铁棒轻轻一顶,就到了王秀的唇边。 “死相……”王秀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一只滚烫的铁棒就堵住了她的小 嘴,暗红色的铁棒上青筋暴气,还散发出一股淡淡地男性的气息。王秀第一次含 铁棒的时候,很不习惯这种气味,不过几次之后,就习惯了,还有点喜欢多闻一 闻。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王倩跪坐椅子上,握住了谢金吾的铁棒,前前后后耸动着嘴巴,谢金吾的铁 棒就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沾满了亮晶晶地唾液,还有一部分从王秀被撑开的 小嘴里沿着嘴角流了出来。王秀含了一会,吐出整根铁棒,又含住了龟头部分, 搅动自己的小香舌,快速地在谢金吾的棒头上扫来扫去,刺激地谢金吾娃娃乱叫, 家里的丫鬟老远就听到了,自然不敢进屋来,乾脆躲在一边,听他们的恩爱声。 “哦,娘子,你真的太厉害了,啊舒服!”谢金吾低吼道,铁棒传来一阵阵 酥麻地刺激的感觉,王秀在这方面简直就是天赋极高,只练习了几次,就已经让 谢金吾欲仙欲死了。 谢金吾手也不闲着,从王秀的领口伸了进去,抓住了一对肥肥的乳房,反複 地揉捏把玩着。刚遇到谢金吾的时候,王秀的一对乳房还只是两个小馒头,被谢 金吾猥琐地开发以后,发育迅速,如今鼓胀的犹如两只饱满的水蜜桃,顶在胸前 颤颤巍巍的,手感颇佳。 两人手口并用,王秀把谢金吾的铁棒舔的滑溜溜硬邦邦,谢金吾也把王秀弄 得因声浪语的发了情。王秀主动翻过身,趴在椅子上,高高地撅起了屁股。谢金 吾自然知道已是水到渠成,挺起湿滑的铁棒,从王秀的后面噗嗤,顶进了王秀的 蜜道。 “哦!”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谢金吾的铁棒经过了唾液的润滑, 王秀的蜜道也被刺激地流出了很多水,这一棒插进去,简直就是汁水四溅,噗嗤 噗嗤的声音,随着两人的耸动清晰传了出来。 “哦,相公好棒,好美,啊哦啊哦……”王秀是骚媚到骨子里的女人,面相 也能看出来一些,所以做爱做的爽了,就会大喊大叫地呻吟。   “嘿嘿,爽吧,干死你这条母狗,我干,啊……”谢金吾天神下凡一样,双 手扶住王秀的胯部,抖擞精神,胯下的铁棒在王秀粉嫩的蜜道里快速地进进出出。 王秀也是个水一样的女子,蜜道里的汁液越来越多,被谢金吾的铁棒带了许 多出来,黏黏地,顺着两人的大腿流下来。 “哦,好相公,奴家快死啦,啊哦,啊哦!”王秀感觉到谢金吾的铁棒每次 都刺道了自己的子宫里,这种强烈的冲撞让她目眩神迷,渐渐就失去了意识,小 嘴里一张一合,不停地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嘿嘿,好娘子,你的小穴也很棒啊,相公这就把你给干死,哈哈!” 谢金吾耸动着大肉棒,再次卖弄本钱,什幺九浅一深,螺旋刺入等等手段都 使了出来,王秀自然是不堪冲击,蜜道突然收紧,紧紧裹住了谢金吾的铁棒,几 秒后重又鬆开,喷出阵阵淫水浪液,人也跟着昏死过去。 “啊,爽啊!”谢金吾大叫一声,感受着王秀蜜道里的冲击,又憋着股气, 越加快速地连撞几十下,深深滴刺入了王秀的子宫里,喷出了大股滚烫的精液。 “哦!”王秀竟然又被这股精液给烫醒过来,嘴巴张大竟已发不出生来,数 十秒过后,重又晕了过去。 谢金吾只好抱起了王秀,两人下体还结合在一起,刚射过精的铁棒还半硬不 软底插在王秀的蜜道里,没走一下,就相当于抽查了一下,踉踉跄跄,谢金吾把 王秀放在了两人的卧室里的大床上,谢金吾也顺势躺了上去,两人身上都已经是 湿嗒嗒滴汗水,下体则是淫水浪液,把下体的阴毛浸湿了。 “哈哈哈……”谢金吾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这才是爽快呀,躺在女人的肚 皮上,简直是人间第一大美事也! “哼,杨八妹,杨咏琪,嘿嘿,你早晚也是我的!”谢金吾握紧了拳头,露 出了一个阴沈的笑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